权倾北

在塔帕兹水下沉眠不醒。

全pv除了埃蒙以外唯一一个有颜色的人。
悄悄拿走送人然后随身不离的魔导枪。
古早参考案里少年用一枚金币吊上的保镖。
1:57~2:40的递进氛围渲染,kensei大佬超神。
维维的碎片行远又拉进,最后的长镜头可以说是相当自然惊艳了。
虽然双星和南国表现出彩,但今晚我吹爆埃维。
(❁´◡`❁)*✲゚*

【南国】彼年月

大量私役出没
ooc预警
滑板车出没
欢迎提问讨论

————————————————

我有时听见很多人窃窃私语的声音,跟街上车水马龙的嘈杂声混在一起……在我耳边轰鸣作响。睁开眼睛,却只有惨淡的月光照亮一摞摞厚厚的文件,影子很安静地睡在每个漆黑的角落里,了无声息。

他过去常常喜欢趁我低头的时候从废稿里面拿纸叠些有趣的小玩意,装模作样地别在领口,或者放到我的头顶上,往往这时,我抓住他作乱的手,回头看他。他黛青色的眼睛就眯成一条尖利的缝,闪闪发亮,漾成粼粼的月光。他看我的眼神带着一种说不出的热切和甜蜜,我不知道自己的眼睛流露的心声有没有他一半情深,只是每次,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两个人就已经亲到一块...

我愿

短打片段,证明我还活着。

永远写不出南国组给我的感觉x

非常短。接吻情节。概括完毕。

——————————————

维鲁特眯着鸽子血一样的眼睛,穿过阳光的缝隙低了低头,吻住赛科尔的唇。他们做这一套来的轻车熟路,赛科尔按住他的头,身子往上贴,变着法儿地啃他的嘴,难舍难分。

维鲁特的嘴被他咬红一圈,泛着水光,头发没像往常那样打理齐整,也在太阳底下发闪,平添几分潋滟的风情。赛科尔在他面前从不轻浮,于是很朴实地红了耳根,握住维鲁特的手十指紧扣。肌肤相触,树影在背后摇曳而起。空气干燥而温暖,疏疏的风吹来紫罗兰的香气,花丛沙沙作响,塔帕兹的夏日慵懒长鸣。

他们再一次从彼此的眼睛里清晰地看到自己...

【标题党】弥幽《梦境与魔女》部分歌词细节,脑洞启发向

RT.

觉得弥幽的歌很带感,所以忍不住码了这个短打,扣脑洞为主,分析为辅。其实本来想多打一点的,但又想起了当时手里码了一半的破晓梳理没发出去的痛,所以这次主要就写几个启发点,不多深入。很久没有看小说,所以尽量避开需要考据的地方,避开关键问题,避开已有推论,单纯从思路上扯几个我觉得有意思的点,欢迎讨论拒绝撕,纯属娱乐,看完就忘,估计很多点是错误的。

因为想表达意思又不想多打字……所以这次用直接一点神棍一点的方式表达,会是表达很粗糙的一篇,能读出来什么全凭悟性,又因为会避开一些已有看法,所以每个点之间会有断层,没有完整的分析。只是扣一些细节上可能隐藏的点,所以不会细扒前后呼应,不会有整句的梳理...

© 权倾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