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倾北

在塔帕兹水下沉眠不醒。

遇 · 故时雨


原创
谢绝转载
————————————————






我在梦里又回到了时雨镇。那里有着一如既往的阴霾和雨水,一如往昔的咒印界限无声伫立。雾霭隔阂他于世界之外,也模糊了他与外界的边沿。
镇上给雨淋得绿油油的,透出一股子湖水柔亮的色香,让人想起当年的碧螺。这儿的雨水脱胎自湖水,不单薄而显厚重、无寡淡而多油润,水洼积在地上就不是水洼,是湖,如玉剔透而清滑灵动。这里不仅是雨镇,还是湖镇。
我远远看见小鸢,向她招手,她蹦蹦跳跳跑过来,我往前走两步,伸手与她一击掌,成功会师。
她给我打着把黑伞,我们在雨里踱着步。伞尖上有朵白花点缀,小女孩把伞握在手里转,甩出的水珠在天上地下碰到别的雨碎溅开花,大抵是和顶上回转成盘的花色不承一脉的盛放。她身上白裙完全不受阴雨的影响,自由轻盈地在碧色中漾起青涩典雅的幻丽,恰似仙踪。她还小,可和她姐姐一脉相承的风韵已经初显端倪。
那年我闯入时雨镇,初来乍到,在卓玥姐的带领下第一次见到“自由”——我们的大湖碧螺。我此前从未知道,湖可以比海更宽广。这里没有活水,没有暴风,只有平波如镜的湖和细细斜进水底的雨,却比任何波澜壮阔的海更加博大从容。我们泛舟湖上,沿途熙攘绵延的水乡人家向我们挥手致意,露出一张张仿若不谙世事般单纯而热情的笑脸。那时的天空是一片澄碧如洗的湛蓝,深邃辽源,天水间只隔着毫无杂质的白茫茫一层水汽,两者的目光透过面纱交融,欣喜地绽放消弥,飘撒下几帘福音。湖上有莲,湖下有鱼。她把手探进水中,不到一个指节大小的赤橙色小鱼成群地穿过指缝,皓腕衬着红尾分外明艳。我有模有样地学她动作,感受鲜活的生命在掌心游曳。
而事到如今,这里已经没有鱼了,相对守恒地,雨活了。
我们走到一片空地上来,平坦的一片空地,栽着几排垂杨柳,排排的间隔很大。雨一刻不停,细密淌倒在地上汇成了海,平地却积起了一层水波,如流动的古镜,清透、沉寂。视觉所及的世界呈苔藓色,只有小鸢唇齿明晰,嫣然如旧。
我低头看看表,时间到了,于是停下。她走上前几步,又扭回头,看我,眼角一弯说到:“我走了。”
我点点头,向她告别。
她把手往前一递,想给我伞,我摆摆手赶紧低下头,发觉眼前一片模糊。我再抬头的时候,就只看见她的背影,那么年轻、那么美丽,白裙黑伞漫步在雨中,似是要赴一场祭奠,别具仪式感。
她站到空地中间,雨下大了。脚底的碧波照出另一个世界,倒影呈现不出红色,但水中却晕染开铜锈。狐狸不知是从哪跳出的,抓破了她的后背,裙子没有幸免,皮开肉绽,汩汩流血,三道大口排在背上。黑伞掉在地上转了几个圈,伞尖的白花悠悠对准我。
她半弓着腰,雨水避开了她的伤口,哗哗推开地上的波纹,前赴后继地与她亲昵。
接着,她的背裂开了。
仿佛要脱去一张画皮般,她的皮肤——完好的和流血的,像一条拉开拉链,自后颈爆裂至尾椎,裸露出鲜红的肉糜,是果实熟透腐烂的质地。
她整条脊椎开始鼓动了。
一条长长的黑蜈蚣钻出她后颈的肌理,扭动一下头部,接着将整个虫身从她体内窜出。
小鸢的身体成了失去提线的木偶,笨拙地跪倒在地上,活着的翠绿攀附着她的脚裸又纠葛她的小臂,跌在水里如坠入泥潭。
蜈蚣跃出束缚,在水里张开密密麻麻的足,向我游来。我下意识想往后退,身体却僵硬地一动不得。
我清楚,那是小鸢。
她每爬一小段,从尾部就爆开一截身体,脱落的肢节外壳松散成末,被雨冲散,艳红的肉块露出,很快被筛成泥,旋在水里,竞慢慢开出白莲,朵朵泊在水面,丝丝血线在水下摇曳,竞让我想起那年碧螺。
我往前踱了两步,安心地看她跑到我面前来,身上连头只剩三节,被雨打的湿漉漉的,可怜极了。我弯下腰想碰碰她,雨却好像有感知,没等我触及她抬高的头,就泼开大水把她冲成了泥。我正呆怔,地上那滩血水就自发上浮堆砌,长出一尾红狐。
它甩甩身上的毛,看我一眼,走了。
水波倒映不出它的红色。
雨停了,白莲和女孩融化到了水里,镇上绿油油的,有雨后缠绵的香甜 。
我滞在水幕中许久,终于抬得起脚,走上去拾起那把黑伞。发生的一切了无痕迹,未退的水上照出我的面庞。非人的脸,像虫子,像远古的水生动物。
镇上渐闻人声,我穿过几条深巷拐进一家杂货店,店家看见我笑笑,提给我一件白衬衫和一副面具,顿了一下,又从柜下提出一小桶漆,红色很正。
我走到内间换衣服,检查了一下,面具后面写着“蚏”,我把它放到一边去,换上白衬衫,撕下黑伞上面的白花,花后面刻着“囦”。
我想了想,把面具和红漆又拿给了给了店家。走出门时,我突然想到这个面孔平平无奇的店家是那么熟悉,在记忆的某个角落冲着我无声地发笑,似是期待重逢。而如今不期而遇。我不禁回头,转身一步,却踩住了狐狸尾巴。

我惊醒了。
外面似乎在下雨,房间里黑乎乎的,捂着窗帘。我出了一身冷汗。
我随手把手伸到床头柜上想拿手机,摸到了我的白衬衫。
潮的、湿的,有硬挺的领口。
……还是新的。










END.
————————————————

比较潦草的一篇,故事线未补全。
灵感来源于梦境,单纯写了想写的场景,看不懂剧情是正常的。
谢谢观看。

评论
热度(1)

© 权倾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