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倾北

在塔帕兹水下沉眠不醒。

【赛维CP向】赛科尔:我活在阴影。

昨天早上睡觉突然梦见的梗,然后突然联想到官方还有个身份差……维维和赛赛谈恋爱肯定不会大肆宣扬,但赛赛的独占欲作祟肯定要逼着维维承认啥的……于是改了改,就有了这个。占tag抱歉。

算是小片段吧。 标题这么唬人真是抱歉,语文老师讲的“激发读者阅读兴趣”太洗脑了。可以当双关理解。 最好当瞎掰理解……因为我跑题了。

设定时间在两人都心知肚明的暧昧期,与关系一般的对象合作出一个隐蔽的小任务。有BUG,无头尾。双虐注意。微量负面情绪注意。

可能稍稍有点黑……改了半天终于好了点。大家尽量包容。


————————


维鲁特在洗漱间内。

他所处的地方很窄,光线也不好。墙壁发黄发旧,角落阴冷潮湿。

维鲁特站在这里,虽然衣着简便、脊背微弓,却依旧格格不入,从骨子里透出一股疏离感与冷漠的威严。银白色的发依旧美的惑人。


这次的接头人为他们安排的房间很狭小,晚上睡觉的时候也需要与合作方的几人挤在一起,其他条件更不必说,能有水已经是万幸。


昏黄的灯光意外的有些刺眼,不时发出“呲呲”的响声,水池在阴暗潮湿的角落内,让他的心情也跟着压抑起来。

维鲁特想起赛科尔在路途上给他的那些暧昧而亲昵的小动作,接着又想起对面合作方侦查员那个略带错绔的眼神。心中带了点厌腻。

水从他的指尖一点一点滴落下来,打在发旧的瓷制水槽上。滴答滴答滴,与外面微不可闻的悉索声混在一起。


赛科尔从外面的小门里钻进来,蓝色的短发在灯光下微微摇曳出光亮,他恶作剧般的笑了笑,窜到维鲁特身边做了个鬼脸,紧接着不失敏锐的发现了他的心不在焉。于是问:“你怎么啦?”

“没事,就是看你知道了要在这儿呆一晚上还活蹦乱跳的挺意外。”维鲁特掩饰性的撒了个小谎,他从口袋里取出手绢拭去了手上的水,背又重新挺得笔直。

“那得看看要和谁一起啊,和你在一块我肯定是不腻的……”赛科尔又开始笑,露出了两颗虎牙,他原本还想继续说下去,却在外面的脚步声下停了嘴。


从外面又挤进来一个人,赛科尔斜睨着眼瞧了瞧,看清了对面的来人。 是对方的侦查员。

对面的人提着水桶,看见他们似乎稍稍有些尴尬,有些僵的笑了一下。他接着踱步到水池旁边,他转头看向身旁的维鲁特,维鲁特便自然地开口寒暄道:“我已经用完水了,在等他。”接着将目光转向赛科尔,状似询问。

赛科尔接过话头:“我不急,待会再说吧。”


侦查员拧开阀门,开始接水。

他手有些轻微的抖,目光闪烁,似是挣扎,终于不住开口:“你们,是不是……那个?”


先回答的是赛科尔。

他的语气带着点调侃和狂妄的意味,他望着的不是那位侦查员,而是维鲁特。他一字一顿地说:“是不是?哈哈,是不是呢,估计是有一点的吧?……”

维鲁特红瞳闪烁,打断了他的话,无奈道:“行了,玩笑点到即止。”他的下半句话对着侦查员:“我们关系好你们是知道的,平常经常有人借这个开玩笑,我们久了也就不当回事了,赛科尔又喜欢玩闹,还得让你们多多担待,不要放在心上才是。”


维鲁特用了同龄人的口吻,语气轻松又温和,能听带着些许对好友的包容和无奈。年轻的侦查员在此刻终于放松下来,他的语气竟带了些感激,说到:“哦……对不起,真是抱歉,我看你们关系这么亲密,还以为是……对不起,是我唐突误会了。”

维鲁特朝他点点头:“没关系,我们也有问题,玩笑开的有些过了。你不要放在心上就好。”

水接满了。侦查员朝维鲁特笑笑,脸上表情终于不再那么僵硬,他提着水桶,没敢再说其他,快步出了洗漱间。


赛科尔靠着墙,脸上的表情在灯光下晦涩。他缓缓开口:“哦,没有吗?我还以为有呢。”

维鲁特没再接话,神色在此刻终归于冷淡。气氛有些尴尬。

赛科尔有些懊恼。

他无意让维鲁特厌烦。

维鲁特快步走到门前,令赛科尔没有想到的是,维鲁特又将头转了过来,红宝石般眼睛在灯光下透露出一种机械般的美感:“赛科尔。”

“噢噢,怎么了。”赛科尔一瞬间又下意识地站直了身子,紧接着,他们二人都意识到了自己的行为的幼稚和可笑。

“算了吧,”于是维鲁特也领会到了,——什么是赛科尔的表达方式。他再次开口,声音已经带了他以往面对赛科尔时惯有的那种无奈和包容,“记住——一切情况下,都以任务为重。”

“好吧。”赛科尔又笑弯了眼,“是不是这个问题,回头再讨论吧。”他快步上前,一把勾住维鲁特的肩膀,再次迈动了步伐。


——————


解释一下吧,没头没尾也要尽力有逻辑。

Q:赛赛为什么要在任务期间忍不住试探维维?在对方侦查员来问的时候还回答轻佻?他不怕对家发现吗?

A:因为这次任务的地点环境都不太好,维维又依然时时刻刻保持着面对外人的冷淡脸又与环境格格不入(气质上的),赛赛相比就要更适应一些,两人举动的不同在无意间就加大了身份差在心里的影响。于是赛赛安全感缺失,就想证明维鲁特是重视自己的。但因为任务维维对赛赛的行为始终都是一副:“妈的智障”的表情,于是赛赛就故意在侦查员问的时候回答说“是”了,但他的语气其实是半带玩笑的,就是为了维鲁特圆的回来。实际上没有要真的暴露的意思,只是对维维的一个……呃,反应的试探吧。至于不怕暴露的话呢,因为是比较小的任务,对家不会太关心他们的行动,而且他俩关系好所以有亲密动作也不会太引人注意,但侦查员还是能看出来的。但维维圆过去了。

Q:为啥侦查员不向他上司汇报?来问维维赛赛的时候还是那种态度?

A:因为他是个新人,对家队伍新招的人,没啥身份背景,既不敢不告对家又怕告了赛维找他麻烦(维鲁特知道他发现了),于是想跟维鲁特串个气,意思是想要各放一马的意思。维维一糊弄对方也就吃了定心丸了,不管这事实际上是什么,都只当他们是好兄弟。

Q:文中用了描写维维用了个词,“厌腻”是怎么回事?

A:厌腻不是对赛赛,是对这件事感到有些麻烦,同时对自己和赛赛这个特殊身份的一种无奈,简单讲就是“谈恋爱还特么顾忌一堆”的心塞感。实际上维维是很照顾赛赛情绪的,从后面掩饰不想给赛赛添堵就能看出来,维维知道赛赛不是有意的。

Q:结尾两人那种反应算什么?

A:维维对于赛赛面对侦查员的回答觉得赛赛有点故意的,不太想理他了……但又不想因为这事影响到两人的关系,叫赛科尔的时候看到赛赛的反应就知道了赛赛刚才的回答也不是真的故意KY,于是维维顿时摸清了赛赛的心理,但这个问题不是理解就能解决的那种……于是赛赛也反应过来了,知道自己干的事有点幼稚,就顺势爬楼梯下去说:回去再谈吧。


哦,没了,解释比正文多,背景比剧情多,感情线生编硬造,想必我就是我,颜色不一样的烟火。

非常感谢有人看到这里,谢谢大家的支持,以下是正文:


“哦,一对啊,你们做过了吗?”同学随口问了一句。

“做过了。”赛科尔笑嘻嘻的答了一句,他望向维鲁特,眼里有掩不住的喜欢。

“……说什么呢,没有。别听他瞎说。”

“哦。”同学也没当回事,自顾自地走了。


四下无声。


“做过了吧。”


“没有,……那个,不算吧。”


嗤。

两人的表情都隐匿在了阴影里,再看不清晰。







评论(4)
热度(24)

© 权倾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