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倾北

在塔帕兹水下沉眠不醒。

【短/段】天黑之后有什么?

充满了强行装逼与意味不明的小段子。

短,一发完,无头无尾,慎戳

谢谢观看

接受请往下


——————————


夜晚的月光悄悄从弦窗流淌进来,柔和了月色与手掌的边界,分明的映出厚实的掌纹和指尖的薄茧。与梦境相比显得如此的美好真实,连枕边人每一声安稳平和的呼吸声都清晰可辨。

他轻轻侧身,看着陆左沉睡时安稳的侧脸,心中一片恬静温柔。萧克明伸出手在陆左眼前轻轻撩了几下,见对方似是真的睡熟了,才微微侧身。

衣料发出轻微的悉索声,他翻身躺到陆左身边,用目光描摹着陆左的眉眼,随即又轻轻低头。

耳鬓厮磨,鼻息缠绕,床前倾泄一池空明的白月光,床上一人静默痴缠,一人呼吸愈稳,眼睫微垂。

——却又陡然间明眸乍现半刃锋光,与半卷风清云淡相映——

四目相交。

刹那窗外风卷云诡,床前月光云影飞速倒流,转眼间漆云盖月,一时间暮色四合。房中依然静谧,却是真真切切的,除了呼吸外连风声都难以寻觅了。窗将风和一切都挡在窗外,窗内只剩一贫如洗的墨,两个无视世俗的人,伴随着两颗稳健跳动着的心。

陆左又轻轻阖上了眼。

等待他的是漆如夜色的黑,与凉薄如水的吻。



FIN.


——————————

我就说很短嘛

谢谢观看,重要的事再说一遍


评论(2)
热度(23)

© 权倾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