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倾北

在塔帕兹水下沉眠不醒。

【吴邪39岁生日快乐】吴老板我想给你写个小纸条

又是一年三月五,两年半,陪你过了三个生日了,这次估计最轻松。

吴邪生日快乐,下个十年我还在。

——————————


他走过了很多的路。

在他人生中的上一个十年里,他曾踏上过茫茫雪原,也曾攀越过崇山峻岭,欣赏过天地灵秀的曼妙瑰丽,见识过山河锦绣的人杰地灵。

可惜的是他没记住那些好的景色,在日后非常长的一段时间内,那段记忆所带给他的,都是沉重的不堪回首——以至于在这场旷日持久的对局结束许久,他已完全脱身于局外的十年之后,他才有空得以发觉在那段充斥着痛苦的回忆中还有折磨与算计以外的东西。但毫无疑问的是,那段记忆对他而言已经无甚意义了,不管是好的坏的,都已经失去了回想的必要,那些都对他不重要了。

他曾无比痛恨过那段时光,连同那时的自己一起厌恶,但在日后想来,其实在那十年中,依然有很多值得人去细细品怀的东西,但都被他有意识的忽略了,——门外的十年他过得可谓是步步惊心,被迫改变自己,从一个倒斗路上会看风景矫情的僚机变成了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顾轰对家的航空母舰,不可不谓不痛。可惜,成长总少不了牺牲,只是他的身份偏偏太特殊些,以至于他的成长过程完全偏离他所预想中的轨道,因而比旁人所经历的更加离奇,也更加刻骨铭心。如今他终于结束蜕变,可以选择轻松而悠闲的人生,自然不愿再去回首——不论过往的好坏,因为哪怕他在其中确实得到了不可忽视的成长,那也是他所不愿经历的。

度过这些后,如今他已经三十九岁了。

抛掉利落过大多数旁人的身手和依旧年轻的面庞,属于他的时间依旧像常人一样,无可避免的随着秒针的滴滴答答流而逝,都昭示着,他已不复当初了。

不论是年岁还是心境,都已不负当初了。

他在二十五岁末第一次倒斗,也是第一次与他命定的道路产生了直面的交集,自此开始,牵动无数人的命运轮盘悄然开始了流转,哪怕那时他还只是个对自己身处局内都一无所知的毛头小子,但等到一切尘归尘土归土的完结之时,他却也不得不从演员A蜕变成了独一无二捻死BOSS的幕后X。

真的没有负了故人那一声调侃,他成了当之无愧的super吴。

即使这个过程,是真的心酸入骨。


沙海邪很帅,时髦值很高,心狠手辣智商高,引无数少女花痴竟折腰。

所有人都说他变了。可事实上,剔除主观意见之后,他也真真切切的产生了巨大的变化,无论身心。

他是真的变了,变得更成熟了,变得更厉害了。终于就算是只拿着大白狗腿在后面切姜末,也再没人会说他拖后腿了;也再不需要邪粉去哪哪哪为盗笔主角正名了。

唯一不变的,就是他还是吴邪。不管外人眼中如何如何,在我们心中永远都是那个天真无邪的小三爷。

我在戏外看他,看他变得愈发淡然,也愈发强大。如果没有这一切,没有这十年,恐怕也不会有如今的他。

可是如果可能的话,真想自私一把啊,好让他也自私一把,不再有日后那么多腥风血雨那么多艰难坎坷,不再风雨无阻的去挑战未知终极。一辈子平平凡凡也没关系,只会文艺矫情也没关系,我想让你安安稳稳的,做一辈子脑子里只有马思哲的装逼邪。

可归根结底,我也没什么办法,纵使我重生,我穿越,我也无力在2003去阻止你遇见大金牙,也没法在我在2013年第一次认识你时去陪你度过黎明前那段最黑暗的时刻。

我只能看你在书中演悲欢离合,看青铜门终极再开,看尘埃落定之后的铁三角——终于团聚。

看着看着,我就想着这样也挺好的。

想着想着,我就哭了。

我今年十五了,有理想、有目标、有计划。其中最最小的一个、也是最最重要的一个,是关于你的:

我想在你推演计划那四个月中的最后一天,在你的门外贴一张小纸条——可能它没什么用,甚至让你觉得好笑——那时候你的计划刚刚开始,反应很敏捷,一定能看到它。

我要在上面写一句话,就一句话,一句对全局无关紧要,对都毫无意义的废话。

就八个字,两个标点:


别怕别怕,有我在呢!


——————————

END.


评论
热度(3)

© 权倾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