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倾北

在塔帕兹水下沉眠不醒。

【冬巡组】承忘

我的爱人睡在冰冷的湖底。

每年冬天,他从安妥的长眠中苏醒。月光闲散地洒在无波的镜面,骨骼自水底脱窍,淋漓成透彻的寒冰。

我在岸上迎接我守时的王。他醒来,睁眼,抬头看我,神色浅淡而肃穆,眸色氤氲而冰凉。他在碧蓝的湖心浮立,脚底是沉睡的鱼。蔚蓝色深沉垂悬天下,启明星的光芒在他身上点染,凝成银白的月色。他用手一抹额发上晶莹的水滴,指尖流淌粼粼的光影,又垂眸,向岸边游移,水波哗啦作响间漾出银白色的涟漪,层层叠开,分呈潋滟,不知反射地是月光还是他。我伸手去拉他,让他更快地上岸。

不知为何,这时候我总害怕他滑回水里,于是想抓紧他。但他比我更易碎,所以我扣住他的十指,缓慢地带他脱离来自远古的锢镐。

无法适应不容自己的环境,这大概也是我们的残缺。他以前这么说过——也实在是过去的事了。

他上岸背光时,眼睛里隐约有星点闪烁,那是冬季残存余烬的火。我帮他涂上白色的粉层,着好衣衫,又再一次牵起他的手,结晶完好,光洁如新……是我奢求好久的圆满。

南极石开口,还未适应的嗓音喑哑出淡然,询问我今年的变化。

我笑笑,慢慢讲给他听,又牵他慢慢踱步,走向归所,掌心有安稳的踏实。与这静谧并行的同时,我又清楚地想到:这是我的领土,我的王。


而不是月亮上的安特库。









END




法斯视角
没有预警,如果感到不适非常抱歉
谢谢观看


评论(4)
热度(46)

© 权倾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