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倾北

在塔帕兹水下沉眠不醒。

【南国】彼年月

大量私役出没
ooc预警
滑板车出没
欢迎提问讨论

————————————————









我有时听见很多人窃窃私语的声音,跟街上车水马龙的嘈杂声混在一起……在我耳边轰鸣作响。睁开眼睛,却只有惨淡的月光照亮一摞摞厚厚的文件,影子很安静地睡在每个漆黑的角落里,了无声息。

他过去常常喜欢趁我低头的时候从废稿里面拿纸叠些有趣的小玩意,装模作样地别在领口,或者放到我的头顶上,往往这时,我抓住他作乱的手,回头看他。他黛青色的眼睛就眯成一条尖利的缝,闪闪发亮,漾成粼粼的月光。他看我的眼神带着一种说不出的热切和甜蜜,我不知道自己的眼睛流露的心声有没有他一半情深,只是每次,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两个人就已经亲到一块去了。唇齿相依,他的热度毫无保留地透过皮肤渗入我身体里面很深很深的地方,粘粘糊糊,没有章法的电流在脑子里乱窜,我清晰地听见他肋骨里面心脏的鼓动,一点一滴节奏交织,理智被火花烤焦了,权当刺激的助兴。

到最后我们从椅子上滚到地毯上,身体粘合到了一起,贴的死死的,好像再也不会分开。我喜欢看他这时候的样子,有点攻击性又很温柔,五官深邃又挺立,只是削瘦得有些嗝人。这时我想,如果我们搬到某个村庄去住,那还得学学做饭……月光很温柔地打进屋里撩动着思绪,缈远的记忆,我现在回想不太真切。大概是月色真的很温柔,让人觉得放纵一下也没什么不好,于是我很坏心眼地咬着他肩膀抽气,迎接又一次交融。


后来塔帕兹和东楻打了仗,我被抽调到谈判桌上和敌军与自己人尔虞我诈,他被允许作为特编人员跟在我身边执行一些联络暗杀任务。四国混乱的时局下,我们的担子要比想象中的要重很多。每天,辗转在成堆的战略图、文件、荷枪实弹和幻光花堆中,温存成了一种很奢侈的资源。一忙起来就是昏天黑地,我整天待在桌前假笑的次数和他早出晚归的频率一样多。

除此之外的,我从谈判桌上得知了更多以前从未了解过的信息。……四国的纷争局势,此次战争的根源,以及各国的和平组织行动。在开战一年半后,我通过楻国太子舜成功参与了几次和平组织的决策部署,策划间决定在第三年全面收网停战。我瞒着他参与这些事,刺客的身份比我更为脆弱敏感。

开战第三年,我和他依然聚少离多,上面的任务愈发繁重,我俩的作息完全被打乱。收网前一月的第九个晚上,我在我那间由东楻皇室准备的全天监防的“安全房间”中看他昨天难得带回的捷报。差不多天快亮的时候,窗前的影子突然开始流动,他出现在我面前,带着一身黑衣掩盖不住的血腥味。我刚想问怎么了,他就一把抓住我的手,仓促又郑重,握得紧紧的,我感到他的手有些抖。

他说,维鲁特,我要去执行一项任务,这是最后一个,如果成功,我们就能回国了。

我愣住了。看他,他眼神明亮而生辉,不是曙光却更为明澈。

他接着启齿,我注意到他眼皮下面一圈深深的青黑,又握了握他的手,感到骨节好像又突出了一些。他看着我的眼睛,目光是一如既往该死的热切和深情,堵的我说不出话来。

他开口,抵住千万情绪,听上去竟还算平稳。说,我准备了一个东西……要送给你。

说着,他变戏法一样地从另一只手中摸出一个小盒子,蓝丝绒的,和塔帕兹的国徽是同种颜色……我猜到了什么。隐隐约约的,又有点不敢。心跳一下子飙升得有点快,这对政客讲可不是什么好事,但我制不住,同时还觉得自己手有点抖,血液冰凉的沸腾。

于是我答道,等你回来再说这个也不迟,你得先处理一下身上的伤。

他不放,执意盯着我的眼睛。再次堵死了我所有的话头。他利索拉起我的手,我却无措地默许,无法反抗、不容辩驳,看着他用一枚环圈住我的一生,又看他用同样的环套牢自己。


我突然醒悟过来他的任务了。
原来我们一直……都是如此,兜兜转转,总不免要碰到一起去。
我本该质问、与他辩驳,寻求更好的方法。可这一刻却丧失了这种“理智”的欲望。我想到他的任务与伤口,想到那一沓沓文件,想到世界上所有死去的战友和流离失所的百姓……就不知该说什么好,可我看着眼前的人和无名指上渺小的承诺,却又分明地体味到了甜蜜和安详。于是我放任自己沉默了,只有心脏仍在歌颂着自由和爱火。我沉默着与他十指紧扣。

最后一次道别,我们亲吻后目送。

——他化成一团黑夜的暗影流泻在窗前,向逼近的黎明驶去。

青色离我愈来愈远,最终化作亿万星辰中一员在地上的投影,融入渐明的天色中,湮于苍白。




我收到长达三年的战争结束了的消息是在一个光华明媚的午后。一场似曾相识的大爆炸带走了各国为之疯抢的“神力之源”,之后便是停战协定、战后秩序的商议。

一切尘埃落定后,舜带我参观了真正的幻光花园,不是之前枯萎腐朽的资源库,而是一片炫目斑斓的花海,像凝固的火焰、又像流动的坚冰,纷纷扬扬飞舞摇曳,波澜壮阔。我看见这片海,想起我们的家乡。如果他也在此,一点会调笑说,不如塔帕兹的海好看。而我会牵住他的手。




每每思绪游离至此,我回神,耳边没有轰鸣,影子安静,月华温柔一如从前。

赛科尔已离去好多年。








————————————————
FIN.

评论(4)
热度(26)

© 权倾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