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倾北

在塔帕兹水下沉眠不醒。

【雷卡】向此而行 上

注意*
原著向,私役二捏巨多
雷卡介于亲情向和cp向之间
有卡→安单方面友情向好感
本章没有感情戏,安哥戏份比雷总重
如果觉得雷哥安哥颓了,那是我的锅
接受请往下

——————————————




约近黄昏。

层云浸没血红,穹顶通透蓝染。风摇绿蔓,疏疏而动,挟裹丛林尽处打斗之声,缈远又真切地鼓噪耳膜。

雷狮扬手收割一只boss,电气闪烁照亮沉郁的紫瞳,光彩慑人。风声萧瑟而去,他在隐约间嗅到浅浅的香甜,泠清,让人联想到细小的安逸,战场上的野花窃窃私语摇曳。凹凸大赛上随处可见这种虚伪的温情,主办方们似乎乐此不疲地致力将这个血腥残酷的赛场打造成美丽怡人的观光胜地,像以白玫瑰点缀墓地,平添两笔悲壮苍凉。
无聊透顶。

叶子歇了演奏,风停了。
佩利和帕洛斯一前一后回来,夕阳把他俩的影子远远拉成一片。帕洛斯看着像心情很好似的,向前两步赶上佩利,揪着金色的长辫子打结,系成麦穗,又散成螺旋。他俩走到雷狮面前,帕洛斯松手,谄媚地笑了笑,向雷狮汇报战果,接着眼睛轱辘一转,问:“雷狮老大,卡米尔怎么还没回来?该不会是碰上什么棘手的怪了吧?”
佩利甩甩头,随意附和道:“就是啊老大,那小子看着就不能打,带出来刷怪也帮不上什么忙吧。”
雷狮眯了眯眼睛,没回话。
他专神地听了听四方的响动,扛起雷神之锤,惊起尘埃。领了两周不到的武器现在已娴熟自然如使用手臂,他转身向林深处走去。
两人没再多话,紧随其后。

开赛第九天,海盗团积分收入良好,在军师的建议下下午分头打怪,进一步熟悉技能。

此时卡米尔的境况却大大出乎了他自己的预料。

他被卷入一场积分怪的暴走中,混迹在诸多无助逃跑的参赛者中划水,目光有意无意地搜集着元力技能的信息。
鸟兽四散奔逃,喧闹嘈杂,混乱声此起彼伏。一名在树上用吊索飞来跃去、频频回顾的参赛者突然停下了,瞪大眼睛,呆呆地望着巨兽那方。
卡米尔一个减重加速,越过那人,回身遮蔽到一棵树后,转目一瞥。

残阳艳烈,一人孑然逆流而行,暴露于众目睽睽处。

双剑的骑士寻着困兽的嚎啸和弱者的哭喊而至,一步跃起背光拔剑,矫捷如轻风,迅猛如鹰隼。凝晶流焱,双斩毙命。
失控后凶猛可怖的巨兽气息殆尽,摇摇欲坠后轰隆倒地,安迷修借势起跳,平稳落地。受伤的参赛者们三三两两结伴而逃,有几个没走,畏惧着张望这位身上纤尘不染的勇士,挥手致谢。

他迎着深沉天幕中最后一抹瑰丽的光彩,回以爽朗的笑容,启齿,声音清润而温和,碧青的眼瞳比林中最鲜活的鸟羽更苍翠三分,淙淙如长溪缓缓,道:“没关系。另外,请称呼我为——最后的骑士,安迷修。”语毕。

人群顿时静默,唏嘘,散去。
残念系帅哥捂脸垂泪。

卡米尔在树后默默翻了个白眼,回转过身子,向原定的集合地赶去。

安迷修……他在心底默念几句这个名字。是积分榜上前十几的人物,看他这爱管闲事的作风,大概排名还有一段提升空间。自称最后的骑士,这倒挺有意思。
……骑士。
在卡米尔的印象里,这是个没印象的好词。
他一边出神一边赶路,天幕终于化作深蓝。脚下的丛草沙沙作响,夜里的生物复苏了。卡米尔留神着周围的响动,在碰上野怪之前听到了佩利的聒噪。
他向声源跑了几步,穿过草丛看见雷狮,就向他那走去。雷狮也看见他了,就停下脚步等他过去。
大哥现在情绪不太好。卡米尔想。

他走到雷狮面前和雷狮解释了一下事情经过,大半张脸挡在围巾里,看不见表情。提到新发现的一些规则和有用的元力技能,还有安迷修。最后总结道:“我觉得这是一个很有实力的参赛者,如果下次碰见,最好可以多观察一下。”

雷狮嗤笑一下,看向卡米尔,说:“最后的骑士?咱们可没时间陪他玩。”
卡米尔点点头,拉了拉帽沿:“也许他的骑士道会与我们冲突,所以要有所提防。”
佩利在旁边呜呜地发声,想掰开他嘴上的手,帕洛斯的影子把他的嘴捂得死死的,本尊则在一旁抱臂而立听他们的谈话,若有所思。

卡米尔平静地望向雷狮,围巾殷红的色彩虚拟眼底深蓝成湛蓝,他收了在外人面前装模作样的气场,默默地站在雷狮身侧,又乖又顺从。
雷狮看着他,一瞬间有摘掉卡米尔围巾的念头。冲动来的太不合时宜了,他想。
“我会留心的。别的细节回营地再讨论,走吧。”他妄图以结束对话来掐灭这种莫名其妙、碎片式的的、毫无意义的温情苗头,抬脚向来路走去。

风又开始流动了,疏疏清浅的花香传入他的神经。雷狮的头巾被风带起来了,卡米尔往前追一步想帮他按平,星星扫到肩膀上,和围巾连住了。

雷狮听着后面的声音,没再说话,稳步向前,卡米尔亦步亦趋跟在他身后。帕洛斯在后面又开始蹂躏佩利的头发,编成一头麦穗。


他们头顶上深沉的天幕中繁星燃起,忽明忽灭,静谧地流淌成虚伪而美好的璀璨星河。

——————————————
TBC.

我为组织出过力
我为雷卡产过粮
下一更时间,看看再说吧

评论
热度(16)

© 权倾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