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倾北

在塔帕兹水下沉眠不醒。

我愿

短打片段,证明我还活着。

永远写不出南国组给我的感觉x

非常短。接吻情节。概括完毕。



——————————————







维鲁特眯着鸽子血一样的眼睛,穿过阳光的缝隙低了低头,吻住赛科尔的唇。他们做这一套来的轻车熟路,赛科尔按住他的头,身子往上贴,变着法儿地啃他的嘴,难舍难分。

维鲁特的嘴被他咬红一圈,泛着水光,头发没像往常那样打理齐整,也在太阳底下发闪,平添几分潋滟的风情。赛科尔在他面前从不轻浮,于是很朴实地红了耳根,握住维鲁特的手十指紧扣。肌肤相触,树影在背后摇曳而起。空气干燥而温暖,疏疏的风吹来紫罗兰的香气,花丛沙沙作响,塔帕兹的夏日慵懒长鸣。

他们再一次从彼此的眼睛里清晰地看到自己的轮廓,又任由自己贴近,放任烈火与黛青相融。仿佛时间的赞歌已然停止,炮火和硝烟终已不复,流亡的诗人重归故土般,旅人在彼此的灵魂中找到了自己的倒影与栖所,叹息而归一。


一如多年之前,他们本为一体。











——————————

没了,超级短。

惯例诈尸,可惜水平精力有限,构不成炸尸。

另外再说一句大概一年也发不了几篇东西,相当于纯读者号,所以为数不多的fo我的小可爱们自主考虑取关哦。比♡

当然还是会爱南国组的,也会诈尸产粮末。

评论
热度(21)

© 权倾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