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倾北

在塔帕兹水下沉眠不醒。

遇 · 故时雨


原创
谢绝转载
————————————————

我在梦里又回到了时雨镇。那里有着一如既往的阴霾和雨水,一如往昔的咒印界限无声伫立。雾霭隔阂他于世界之外,也模糊了他与外界的边沿。
镇上给雨淋得绿油油的,透出一股子湖水柔亮的色香,让人想起当年的碧螺。这儿的雨水脱胎自湖水,不单薄而显厚重、无寡淡而多油润,水洼积在地上就不是水洼,是湖,如玉剔透而清滑灵动。这里不仅是雨镇,还是湖镇。
我远远看见小鸢,向她招手,她蹦蹦跳跳跑过来,我往前走两步,伸手与她一击掌,成功会师。
她给我打着把黑伞,我们在雨里踱着步。伞尖上有朵白花点缀,小女孩把伞握在手里转,甩出的水珠在天上地下碰到别的雨碎溅开花,大抵是和顶上回转成盘的花...

【荒原】我若松绑

荒原个人向印象短打。
意识流注意。
————————————————

他在黑夜里沉眠时如同困兽,有人说。

事实上他从未在黑夜里沉眠,安稳的睡眠是奢侈品。他渴望留在无人打扰的黑暗里,又惧怕睡梦中飘渺游离的猩红。梦魇无处不在,死亡狰狞的气息终年驻守他身旁。

白昼明亮而灼痛,招摇的色彩是刺耳的噪音。光芒无法驱散疼痛,疤痕反而暴晒难当。

他有时被神所构的幻像扣留在彼岸,惊醒发现是真实的放逐,失乐园不是他的归所。或在夜半,或在凌晨,没有感情的温度伴随着廉价的光源供给他活着的体感,此刻无人在他身旁,于是他自由地想到,故里的光华分外明亮。

万物生长,万象鲜活,宇宙熟悉又陌生,分不清是否痼疾作祟。他在众...

【冬巡组】承忘

我的爱人睡在冰冷的湖底。

每年冬天,他从安妥的长眠中苏醒。月光闲散地洒在无波的镜面,骨骼自水底脱窍,淋漓成透彻的寒冰。

我在岸上迎接我守时的王。他醒来,睁眼,抬头看我,神色浅淡而肃穆,眸色氤氲而冰凉。他在碧蓝的湖心浮立,脚底是沉睡的鱼。蔚蓝色深沉垂悬天下,启明星的光芒在他身上点染,凝成银白的月色。他用手一抹额发上晶莹的水滴,指尖流淌粼粼的光影,又垂眸,向岸边游移,水波哗啦作响间漾出银白色的涟漪,层层叠开,分呈潋滟,不知反射地是月光还是他。我伸手去拉他,让他更快地上岸。

不知为何,这时候我总害怕他滑回水里,于是想抓紧他。但他比我更易碎,所以我扣住他的十指,缓慢地带他脱离来自远古的锢镐。...

【南国】彼年月

大量私役出没
ooc预警
滑板车出没
欢迎提问讨论

————————————————

我有时听见很多人窃窃私语的声音,跟街上车水马龙的嘈杂声混在一起……在我耳边轰鸣作响。睁开眼睛,却只有惨淡的月光照亮一摞摞厚厚的文件,影子很安静地睡在每个漆黑的角落里,了无声息。

他过去常常喜欢趁我低头的时候从废稿里面拿纸叠些有趣的小玩意,装模作样地别在领口,或者放到我的头顶上,往往这时,我抓住他作乱的手,回头看他。他黛青色的眼睛就眯成一条尖利的缝,闪闪发亮,漾成粼粼的月光。他看我的眼神带着一种说不出的热切和甜蜜,我不知道自己的眼睛流露的心声有没有他一半情深,只是每次,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两个人就已经亲到一块...

© 权倾北 | Powered by LOFTER